难忘的南开岁月-洪维虎

2012-09-24

一天早上,我收到在加拿大工作的郭学同学的电子邮件。打开一看,附件有一张在天津的部分同学最近的合影。原来是毕业三十周年在津同学聚餐会的合影。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离开母校已经整整三十周年。当时心里的震撼,难于言表!接连几天,都在想三十年前在南开的往事。

南开有我终身难忘的老师。想到老师,我先想到了我们七七级的辅导员杨海琳老师。从我们入学到毕业,整整四年,她始终如一地关心我们,使我们能够集中精力搞好学习。我非常感谢她。我又想到了数学分析老师张朝池老师,他的教风很严谨,并挟带风趣,我很喜欢上他的课。还有分析习题课白继祖老师上课也很严谨,透彻,风趣。白老师还给大家提供课外辅导课。有一次在邮局遇到白老师,他很和蔼地对我说:“你从没有来上课外辅导课。不过我不用担心你”。大概是说我不是个“困难户”。其实,我的问题早已经由我的室友帮我解决了。还有常微分方程老师刘光绪老师也很风趣,我喜欢他的轻松活跃的教学方法。

还有线性代数老师李老师,他上课很讲效率,讲得又好又多。外语课孙老师也令人难忘。上孙老师的课很有趣。孙老师常在课上讲一些故事。有一次他为了提醒大家不要直接照字面翻译,给我们讲了有人曾经把“银河系”翻译成“牛奶路”的故事,对我印象忒深。拓扑学课林老师也讲地很好。其它课程的老师也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不难看出,当时学校安排了最好的老师来教我们,对我们七七级很重视。

南开有我终身难忘的同学。我很幸运和秦玉祥、张斌、张瑞秋、金咸熙、魏春玉等同学同室。秦玉祥同学和我在一起时间最多。他对我学习上帮助很大。对我有很多的关照。在我很困难的时候,他给了我安慰。他就像我哥一样。张斌同学也常帮我。他是我学习上的楷模。张瑞秋同学和我常一起讨论问题。记得我们曾经为了“宇宙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问题争论不休。金咸熙同学是我的好同学好老乡。他的人缘好。据我所知有很多人喜欢他。

魏春玉同学是个音乐奇才,他为人活泼、对人友善。其他同室同学也都很友好。我们班的老大哥同学赵荣生、乔川、游思源等对我都很照顾。有一次,赵荣生同学看我衣服破了,就拿回家请赵夫人修补。这件事使我终身难忘。还有我们班的女同学们对我们也很关照。有一次,杜刚同学和郭雪同学组织女同学为我们外地男同学洗被子。使我们这些单生汉受宠若惊。

南开还有我终身难忘的校医。刚入学时,我得了皮肤过敏症。几乎每周都要去校医院看医生。当时的校医单代夫对我特别地关照。如果没有他的鼓励,我很有可能休学。经过一年左右的精心治疗,我的身体才好起来。我非常地感谢单代夫。他的为人使我终身难忘。

三十多年过去了,我对南开的爱从未有减。我衷心地祝愿南开日新月异,永远年轻。祝南开的老师和同学们身体健康。

(作者:洪维虎,原南开七七级数学专业学员,现任美国乔治亚州克莱藤州立大学数学系终身教授,2012年5月3日)
南开大学 |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 组合数学研究中心| 统计研究院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数学科学学院 | 地址:天津市卫津路94号 | 邮编:300071| 电话:022-23504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