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开情-数学系62级全体校友

2012-09-24

唐朝韦应物在一首五律中写过这样的诗句:“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一九九三年金秋时节,我们数学系六二级的五十余名同窗在如浮云般地匆匆分别,又似流水般地度过了近三十载岁月之后,终于重新聚在了一起。尽管这次重逢只有短短的几天,却使大家感到如梦、如痴、如泣、如歌。毫无疑问,所有经历了这次重逢的同窗们将会永远把这难忘的几天珍藏在他们的记忆里。

由于这次聚会的主要策划与组织者刘金玲同学以及天津、北京等处的其他校友的共同努力,金秋聚会如期实现了。十月六日,好几位“归心似箭”的同学就风尘仆仆地从外地赶到了天津。十月七日是我们正式报到的日子,大批同学从全国各处陆续赶来;有的同学在年龄已是分别时的二倍的时候,其音容相貌竟无明显的变化,大家一下子就认了出来;而有的同学则令人先有“似曾相识”之感,而后方能“恍然大悟”。当然也不乏非自报“家门”而断无人敢相认者。毕竟是分别了二十五年之久,况且又是历尽沧桑的风风雨雨的二十五年!

至当日晚,能够参加这次聚会的大部分同学都到齐了。大家在一起畅叙久别之情,几乎所有的人都毫无倦意,不少同学通宵达旦他促膝长谈……。

一提到同窗情,自然就会使人想起师生情。在南开园的求学过程中,正是我们的老师们用他们的智慧启发了我们;用他们的知识丰富了我们;用他们的品质教育了我们。当年他们中间既有德高望重、驰名中外的老教授,也有才华横溢,初露锋茫的年轻教师,还有在思想上、生活中一直关心过我们的行政教学管理人员。这些师长是我们一生都不会忘记的。所以,我们正式聚会活动的第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阔别了二十五年的南开园去拜访和邀请阔别了二十五年的老师们。

十月八日下午三点,我们派代表到南开园将数学系部分老师接到了我们的联谊会场,其中还包括长期担任我们年级的俄语教学,与我们感情甚笃的外文系王秉钦教授。在师生联谊会上,老师们的风采不减当年。他们或祝贺、或鼓励、或怀旧、或感慨,用漫谈、咏诗、回忆等各种方式表达了他们对当年这些天真活泼,如今也是“鬓已星星也”的学生们的真挚情感。这种情感与学生们对他们的情感融为一体,两种情感都那么纯真、那么炽热。它使得每位老师,每位学生都绽开了笑脸,也使得每位老师,每位学生都饱噙着泪花。

学生代表王士坤、李荣凤即席发言,向南开园、向南开园里为我们付出辛勤劳动的所有老师表达了我们深深的敬意和感谢。

十月九日上午,我们又以小组的形式分头拜访和探望了几位因年迈体弱而无法参加我们联谊会的老先生,他们之间有高鸿勋教授、邓汉英教授、张兆池教授以及正在家养病的胡传淦教授。同时也去看望了王大璲同志,并和这些老教授们一起合影留念。

这一天也是我们在南开园里自由活动的一天。大家首先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座落在马蹄湖畔的周恩来纪念碑前,望着周恩来那目光炯炯的面容和“我是爱南开的”几个闪闪发光的金字,我们不由肃然起敬,同时心里也在默默地说:“我们也是爱南开的!”是的,三十年后,我们之所以重返南开园;三十年后,我们之所以还有如此巨大的凝聚力,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对南开的执著的爱!

曾经使我们在里面接受严格的教学训练的中心教学楼;曾经让我们在里面如饥似渴地探索知识的图书馆;曾经飘逸着槐花香气并留下我们六年身影的大中路;曾经是我们起居饮食的主要场所的第六、第七学生宿舍和第三学生食堂都是我们急于去“叙旧”的地方。新开湖的鲤鱼,校园后的稻香又使大家神游到了三十年前;仿佛我们仍旧在南开园里学习、生活,仿佛我们还会到主楼上课、到图书馆攻读、到新开湖畔散步似的……。

南开园,三十年来我们一直深深敬仰和爱戴的南开园。在这里我们渡过了一生最宝贵的时光,也把我们每个人最幸福和最痛苦的回忆留在了这里。

如今,南开园是那么熟悉,因为我们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座小桥、一条长椅、一块黑板、一级台阶都是如此热爱;南开园又是那么陌生,因为高耸的新教学楼,别致的新图书馆,笔直的新柏油路、幽深的新花园,以及穿着入时的新校友又使我们如此目不暇接。

南开园变化了的东西和没有变化的东西都使我们百感交集、感慨万千。

回忆起这次重逢,大家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虽然我们在外表上已失去了三十年前的风采;虽然我们各自经历了不同的旅途,但每位同学在南开园里形成的固有气质却一丝一毫都没有改变。虽然我们较三十年前要成熟多了,然而我们仍旧保持着以往的纯真。有的同学为了能及时参加这次聚会,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长途拨涉,历尽艰辛;有的同学不远千里,来去匆匆,就是为了能与同窗们在一起呆上几个小时;有的同学抱病赶来,以至于中途昏迷;有的同学身在国外,仍将节省下来的钱寄来资助以表怀念;有的同学因公务实在难以脱身,也用电话、电报向同窗祝贺,同时也为不能参加这次聚会而深感遗憾。大家还主动地给一些未到会的同学写去了我们的良好祝愿和深切的思念……。这一切,都表明了我们的同窗情是何等真挚,又是何等纯真。

很多同学都在座谈会的即席发言时哭了,这既是高兴的重逢之泪,又是惆怅的惜别之泪;这既是三十年前的稚心未泯的纯真之泪,又是三十年后情意依旧的成熟之泪。

短短的几天很快就过去了。大家在意犹未尽的心境下依依不舍地互相道别,又互相期待。因为我们毕竟都是“知天命”的年龄了,象这样的大聚会一生也许不会再有几次。

“欢笑情如旧,萧疏鬓已斑。”虽然我们的年龄会愈来愈大,然而对南开的依恋,对南开校友的情谊,将永远如过去、如今天。

我们的感情将永远系于南开,我们的心灵将时时相聚于南开园!

(周玉清执笔,2007年10月)

南开大学 |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 组合数学研究中心| 统计研究院
版权所有 南开大学数学科学学院 | 地址:天津市卫津路94号 | 邮编:300071| 电话:022-23504717